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

给数百流浪狗一个“家”却陷“假公益”质疑

发布时间:2017-12-07 15:20 点击次数:

(原标题:给数百流浪狗一个“家”却陷“假公益”质疑)

黄先生在观澜租用荔枝林建流浪狗文化园,院子的最顶层还在施工。

南都独家

还没走到荔枝林,远远便听到一阵犬吠声,一道铁皮门,将狗和外面的世界隔开。树下笼子里,一只只狗警惕地注视着陌生人的闯进,很不友好地汪汪吼叫。栖身在此,这些被主人遗弃的流浪狗有住的地方,好歹有一口狗粮,家虽简陋,但免去流浪之苦。

“流浪狗文化园”的创办者、深圳市福田爱护动物协会会长黄辉,今年3月份给近200只流浪狗在观澜大水坑村一处偏僻荔枝林找了个家,从龙华整体搬迁安顿下来。

但黄辉和他的流浪狗文化园却引来协会多名义工的指责和投诉。主要为:对狗不好,不尊重狗的生命,工作不细致。既然是爱狗之人,做公益理应做好。

收留救助流浪狗,究竟有无规定、既定的程序和规范操作?

安家这些流浪狗命运相仿,有些是主人送来的,有些是城管部门在外面捉住送来的,8年来,日积月累除去病故的、领养的,总量接近200只。

9月7日上午,站在文化园一排狗笼前,黄辉说,他几乎对每只流浪狗都很熟悉,有些他能说得出谁送来的、收养了多少年。“年份最久的狗跟了我十年。”

一个事实是,看到记者,狗立马从笼子扑过来,很不友善地大吼大叫。黄辉嚷嚷道“不要叫”,狗立马乖了,摇着尾巴示好。这些流浪狗野惯了。

即便被关进笼子,它们依然野性不改,不服管教。负责打理照看它们的薛先生就吃了大亏———他前几天在打扫狗舍笼子时,一只大狗不知何故扑上来一口咬伤了他右手胳膊。“看,伤痕还在。”薛先生抱怨道,他要求雇请他的黄会长报销打狂犬疫苗的费用,这可是工伤呢。“我比你咬的更多。”黄辉伸出手臂,到处是旧伤印痕。在深圳开设宠物医院近20年,他不知道被狗咬过多少次。

流浪狗文化园,现在收留了近两百只流浪狗,都是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品种,有些还是老弱病残,几乎没有一只比较值钱的名贵品种。黄辉说,遗弃狗的其实也是爱狗之人,或是伪爱狗人士,看别人养狗,自己一时心血来潮,养了几个月,今天生个病去宠物医院,明天要打预防针,觉得麻烦,遂扔弃了之。当然,深圳外来人口流动频繁,有的去外地城市,有的回老家发展,狗最后没送出去,主人又不愿意带它走,也会弃之。

这些流浪狗命运相仿,有些是主人送来的,有些是城管部门在外面捉住送来的,8年来,日积月累除去病故的、领养的,总量接近200只。

放眼望去,狗舍还算干净。从铁门进来,最右边是一排狗圈,砖头垒砌成围栏,上面搭盖着简易铁皮。一个个隔间的圈里,摆放有一个个铁笼子,一只只狗在里面或休憩或嬉戏玩耍。紧邻狗圈的是两排铁笼子,虽放置在露天,但笼子上方安装有遮阳挡雨的铁皮,同样,狗在笼子里安了家。

流浪本是免去了流浪的命运,被好心收留,孰料仍然在外面流浪———李老板说法很纯粹,这就相当于没做这个公益嘛!

若不是铁门上挂着“流浪狗文化园”几个大字,若不是此起彼伏的犬吠声传来,外面的人压根不知道这个被一道铁丝网围起来的荔枝林是干嘛的。今年3月份,黄辉把这些流浪狗从龙华新区一个山坳里整体搬迁到此。这个地方比较偏,周边只有几家工厂,成片荔枝林作为狗舍再理想不过。黄辉说,荔枝林是观澜本地人的,本地人又承包了出去,他又找承包人转租了十亩面积,每年租金5000元,合同签了十年。

看管照料流浪狗文化园的,目前只有薛先生,吃住也在这里。据其所说,他每天工作就是打扫清洗狗舍,给狗喂食,若是发现有狗生病了,通知黄辉。“黄老板每月给我3000元。”绕流浪狗文化园一圈的铁丝网旁码放有砖头,砂石。黄辉打算挨着铁丝网砌一堵墙,这样彻底封闭,也是出于安全考虑。

一条水泥路通往流浪狗文化园,路中间,几条小狗摇着尾巴跑来跑去。“狗是从文化园跑出来的。”与流浪狗文化园为邻的钓鱼池塘的李老板说,也不见薛先生来把狗带回去,任其在外面流浪。

本是免去了流浪的命运,被好心收留,孰料仍然在外面流浪———李老板说法很纯粹,这就相当于没做这个公益嘛!

狗怎么跑出来的?原来铁门旁铁丝网破了个小窟窿,小狗身体正好可钻出来。狗不是全部养在笼子里吗?黄辉回答:有时候打扫狗舍,狗溜出来放放风。之所以把狗全部养在笼子也是有道理,为了防止疾病传播,狗放养时会到处乱窜。

反戈义工们有个比较一致的看法:黄会长对狗不好。“总之,他做事比较随意,不细致,对狗不负责任。”义工们认为。

流浪狗在文化园外继续流浪———对于谢女士而言,她觉得真的是莫大的讽刺。谢是由黄辉担任会长的深圳福田爱护动物协会的一名义工,也叫志愿者,协会大约有20名义工,都是爱狗人士,其工作主要是不定期过来照料流浪狗,有时需要帮忙募捐,算是福田爱护动物协会民间公益组织的一员。

此次义工投诉风波,导火索正是因流浪狗跑出文化园在外流浪而起。谢女士于2013年7月份加入这个公益组织,工作之余常过来帮忙打理照料流浪狗。2008年,黄辉成立福田爱护动物协会,开启收留流浪狗公益之路,在此之前,他是名兽医,开办有几家宠物医院,也是深圳最早开办宠物医院的那拨人,“赚的钱有一部分补贴到了流浪狗收养上。”他说。

“做公益完全是出自善心。”黄辉评价自己,这些年来,流浪狗安置场地几易其址,到处被驱逐,狗的数量越来越多,这一次搬迁到观澜荔枝林,希望暂时不要被人投诉,要不然他又要苦觅新址。

因为犬只生活习性的要求,救助狗需要固定的收容所。在深圳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,几乎所有的民间流浪狗收容所都面临着选址困难的境地———担心扰民,不能靠近民居;担心污染,不能在水源和环境保护区内。此外,考虑到方便他人领养的问题,附近还得有公交车通达,而且民间组织依靠善款支撑,还要考虑租金便宜。在深圳,这样的地方可谓打着灯笼也难找。

在收留流浪狗公益上,协会义工陈女士有个观点——— 黄会长既然是在做善事,那么,就要做好做规范,动物的福利体现在对于其生命的尊重,给予其起码的健康,如果做不到等同于虐杀。

义工们有个比较一致的看法:黄会长对狗不好。

怎么不好?还在深职院读大学的义工小廖举例说明。送过来的流浪狗生病了,全身长了蜱虫,她们都看不过了,黄会长也不理会,任其自生自灭。“总之,他做事比较随意,不细致,对狗不负责任。”义工们认为。

对于风雨同舟一路走过来的义工们的集体指责,黄辉回应道: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来做做看?有本事自己带回家养!

旁观

资深爱狗人士:城市流浪狗收养有一套规范流程

其实,收留流浪狗有一套完整的程序可循。资深爱狗人士、同时也是深圳一家知名保护动物组织的志愿者、观察者何奕女士认为,对于狗的生命要有起码的敬畏和尊重,及起码的同情心,这点,两三岁的孩子都知道,是动物包括人的天性。每只流浪狗送来,都要有建档、隔离、绝育、治疗和领养程序。

从接收开始,免疫、隔离、救治,到建档、宣传和领养,乃至安乐死,作为收留流浪狗的民间组织,运作公开透明,都是有一套完整流程的。

流浪动物如何甄别、救助和领养或者安乐死等。这本应该是最后一个步骤的执行层面问题,而因为前置审批、法规空白或者执行不力,才被推向风口浪尖成为舆论关注焦点。根据法律法规,对于无主动物,首先要按照规定进行隔离、检查和免疫,城管部门应当在大众媒体上进行公示,超过一定期限无人认领的狗只,就会进行甄别、建档管理,城管部门应当对这些健康狗只进行宣传和开放领养,并为领养行为开放便利。

而对此次风波,何女士有所耳闻,她说,在深圳爱狗圈内,黄会长也是个有争议的人。

采写:南都记者 陈铭

摄影:南都记者 赵炎雄

(原标题:给数百流浪狗一个“家”却陷“假公益”质疑)

上一篇:男子好心收留流浪狗被咬 终因狂犬病发作身亡 下一篇:流浪狗“戈壁”被找到 曾陪英国男子跑马拉松
返回首页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