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点网

当前位置 : 主页 > 户外运动 >

曹雪芹为何会写刘姥姥这个丑角?

发布时间:2017-11-30 16:49来源: 网络整理 浏览次数:

[摘要]“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”,这句词形容《红楼梦》里的刘姥姥最为恰当。

《红楼梦》是一出大悲剧。纵然当年花团锦簇、富贵无限,最后仍不免飞鸟投林、落得白茫茫一片真干净。即使在烈火烹油的盛时,底色还是冷的,越是往后越让人生出白色的肃杀之感。

悲凉的底色中,却跳出刘姥姥这般小丑人物,插科打诨。曹雪芹费尽笔力,借用刘姥姥的一双眼,“惯看”了贾府的兴衰成败。“眼看他起高楼、眼看他宴宾客、眼看他楼塌了”。

蒋勋说,写长篇小说就像编织,一条线忽隐忽现、忽明忽暗。刘姥姥的三进荣国府就是曹公留下的一条经线。第一次进府时,荣国府正由盛而衰、走下坡路,这时候的刘姥姥和乞丐也无半点区别,就是“舍下老脸”去求可怜,落魄得连荣国府看大门的小厮都可以任意耍弄。第二次进府时,正是元春贵妃奉旨省亲、贾府的中兴时期,因为贾母偶尔的兴趣,刘姥姥被留了下来,游山玩水、见遍了荣国府的顶层人物。第三次,贾府已经如摧枯拉朽般哗啦啦倒下了,滴水之恩涌泉相报,一个不相干的乡下老妇人竟也救起荣国府的一丝香火,担得起一个“义”字。

起初,刘姥姥和荣国府是半点干系也没有的。贾府的“府邸独独占了一条街面”,刘姥姥一家连年关都过不去,实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。

曹雪芹为何会写刘姥姥这个丑角?

美国心理学家米尔格兰曾在《今日心理学》杂志上公布他的一项研究结果:世界上任何一个陌生人之间其实只隔了6个人。

这个理论的最佳范例就是看刘姥姥和荣国府攀关系。刘姥姥的女婿狗儿,狗儿的父辈和王夫人一家连过宗,就是同一个姓但没有半点血缘关系的两人相互认亲戚。亲戚是走动才亲,狗儿家落魄至此,这门亲戚“走不起”了。可,刘姥姥肯动心思,偏偏要凑上去和王夫人的婆家荣国府去攀关系。

人穷不免自我贬低,乍眼见到高门大户不免是羞愧抬不起头来。贾府过年一章,贾府最高领袖贾母派人去请族中男女,看族中男女是如何行事的?“或有一等妒富愧贫不来的”、“或有羞口羞脚,不惯见人,不敢来的”。族中男女靠庇护,日子总过得不比刘姥姥差吧,可在大场合上还是缩手缩脚、扭扭讷讷的。面对“拔一根寒毛比咱们的腰还粗”的贾府,开朗的刘姥姥是怎么说的:

“倒还是舍着我这付老脸去碰一碰。果然有些好处,大家都有益,便是没银子来,我也到那公府侯门见一见世面,也不枉我一生。”

瞧,刘姥姥面对挑战还挺积极乐观的嘛。第二天,她带着板儿,看见轿马,“不敢过去”,就像要面见要人照镜子检查面容一样,“掸了掸衣服”,然后“蹭”到角门前。“不敢”、“掸衣服”、“蹭”连续几个动作,白描出刘姥姥这么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老太太,站到荣国府的高门大户门前战战兢兢,显得多么卑微渺小,这时候“进一步”是胆怯,“退一步”回家仍是面对揭不开锅的窘境。又心酸又悲哀,穷困时,人也不得不低下头去。

但,刘姥姥运气好的不得了,竟然见到了荣国府当家人凤姐。凤姐是何等人,在仆妇嘴里是“少说些有一万个心眼子”,在小厮嘴里是“两面三刀”、“上头笑着,脚底下就使绊子”,恩威并用,把府里管治得服服帖帖。可,刘姥姥是一面镜子,偏偏照见了凤姐慈悲的一面。凤姐威仪,刘姥姥之于她实在是算不上什么,接济也好、不管也罢,都算不上什么。可凤姐这么一个爱好奉承、仪仗的人,却也知道对刘姥姥让饭、让茶,给了20两银子不算,还出了回家雇车的钱。

刘姥姥第二次去,荣国府正是“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之盛”。公子小姐们都已搬进了大观园居住。大观园景象如何,之前,贾政幕僚宝玉一群人以文人的眼光,元春省亲以皇族的眼光都已经带着读者们游了一遍;刘姥姥这次却是以农妇的眼光引领读者们又一次游了园。这两章充满了对比。一个阳春白雪、一个下里巴人。年纪相仿的贾母和刘姥姥是截然不同的生命形态。贾母歪在榻上,有人捶腿,却“眼也花,耳也聋,记性也没了”。刘姥姥却像植根乡野的小草,生命力还顽强得很。

曹雪芹为何会写刘姥姥这个丑角?

贵族们日常生活蛮无聊的,突然跳出一个乡野老太太,说话粗鄙,却很鲜活有趣,俨然是“鸡立鹤群”,对她的态度是居高临下的好奇、逗趣。凤姐、鸳鸯们想借着作弄刘姥姥博贾母开心。刘姥姥知道要扮演小丑角色,于是装傻顺势而为,心里却明白得很,说“咱们哄着老太太开个心儿,可有什么恼的!你先嘱咐我,我就明白了,不过大家取个笑儿.我要心里恼,也就不说了。”让凤姐、鸳鸯们不敢小觑。

她在宴席上,拿不起象牙筷子,夹不到鹌鹑蛋,说些捉狭话:“老刘,老刘,食量大似牛,吃一个老母猪不抬头。”这句话有那么好笑么?书中众人说了好些笑话,凤姐说的拿腔作势、林妹妹说的灵巧、宝玉说的调皮,可都不如刘姥姥引起这么大的笑果,它贵在粗俗不堪、直截了当。众人是怎么反应的:

众人先是发怔,后来一听,上上下下都哈哈的大笑起来。史湘云撑不住,一口饭都喷了出来,林黛玉笑岔了气,伏着桌子嗳哟,宝玉早滚到贾母怀里,贾母笑的搂着宝玉叫"心肝",王夫人笑的用手指着凤姐儿,只说不出话来,薛姨妈也撑不住,口里茶喷了探春一裙子,探春手里的饭碗都合在迎春身上,惜春离了坐位,拉着他奶母叫揉一揉肠子。地下的无一个不弯腰屈背,也有躲出去蹲着笑去的,也有忍着笑上来替他姊妹换衣裳的。

曹雪芹为何会写刘姥姥这个丑角?

贾母的本意是让刘姥姥“见识见识”的。也可以说,刘姥姥也让贾母众人见识见识村野人的生活语言。两类人都在狭小的生活环境中,彼此好奇。贾府中充满“势利眼”,要戒备、要周全,一举一动都要守着礼教,他们有多久没有像这样肆意开怀大笑过了。

书中的诸多家宴中,或者兄弟姐妹们面对贾政不敢大声玩笑,或者玩儿些猜谜作诗这类风雅游戏,或者奉承贾母陪着笑,每个参与者都要尽自己的本分。富贵人有富贵人的悲哀,虽然锦衣玉食,却由不得主,生命脆弱不堪。相比之下,刘姥姥在家里可以和女儿女婿闲话家常,自由自在。

曹雪芹为何会写刘姥姥这个丑角?